您的位置: 晋城信息港 > 游戏

咖啡征稿苦涩的咖啡平凡的女人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3 10:39:43

引子    床头柜上的小闹钟,时针和分针婉如一对热恋中的男女,紧紧地粘在一起,将时间定格在午夜十二点的位置上,暗示着星期一已经悄悄地来临。窗外灯火通明的景象已经消失殆尽,只留下几点繁星作为夜空的点缀。    01    刘岚似乎不知道已经夜深,依然独自坐在卧室的电脑桌前,轻轻地用她习惯的节奏敲打着键盘。今天是月未的一天,明天一早必须将报表准确无误地交到办事处。虽然常规的报表早已经做完,但下午接到电话,上级叫做一份关系到一百六十四户独生子女家庭的《农村部分家庭奖励扶助兑现花名册》,依她的性格,做不完,做不好是无法安心入睡的。  刘岚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她今年三十岁,是A城市,一个外貌平凡的普通女人,城中村的村级计生指导员。当年,由于两分之差没能考上大学,高中毕业之后就到了工厂做临时工。在这期间碰到了个让她心动的男人,A市的刑警董强。二人一见倾心,很快便坠入爱河,恋爱一年多之后就结婚了。虽然丈夫平时工作比较忙,但只要一有空就会陪着她逛街、说话。丈夫不在家的时候,她总是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、整整齐齐的,做好饭菜静静地等待丈夫回家,不过由于董强的工作性质,她经常是只能等到一个电话:“老婆,你自己先吃吧,我今天加班,晚点回来。”  两个人的感情一直很好,家庭虽说算不上富裕,却也衣食无忧。借着西部大开发带来的各项优惠政策,一家人跟着公公、婆婆住进了两层楼的私人住房。身边的朋友总是对她投来羡慕的目光,刘岚打心底里感到相当的满足。  在丈夫的指导下,刘岚学会了操作电脑,虽说动作不是很规范,但简单的运用也没有太大的问题。也正是在丈夫的鼓励和支持下,她带着电脑操作这一技之长,到B村计生服务办参加应聘考试并被录用,开始了她计生指导员的工作生涯。从此以后,不管是家庭还是工作,无论是在刘岚心中,还是在她的朋友眼里,都是一种幸福。  然而天意总是捉弄于人,董强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,面对持枪抢劫的歹徒,为了保护群众的生命安全,光荣牺牲,只留下不满三岁的女儿晓娅。从此,刘岚含辛茹苦地把孩子拉扯大。由于计生工作的工作性质,经常性工作为主,白天进村入户,都是公公、婆婆在带女儿。到了晚上她总有一大堆的资料等着整理,年轻时的清秀脸庞,大眼睛变成了如今的黑眼圈、黄脸婆。婆婆总是劝孝顺的刘岚再找一个,她总是笑而不答……。    02    明天就是女儿晓娅的九岁生日。她只想早点做完手里的工作,明天能早一点回家陪女儿过生日。每一年的国庆节总是如此,当别人一家团聚,享受国庆长假的时候,却正是计生年度的年终考评时间,所以她已经五年没有陪女儿一起过生日了。  《花名册》还差一点就可以完成,刘岚的眼皮却开始打架了,完全不听她的使唤。只好到客厅,冲了一杯热咖啡提神。自从丈夫离开她们母女之后,她就经常这样,喜欢咖啡那苦中带涩的感觉。每当这个时候,她总会想起丈夫跟自己说的一句话:“老婆,过几天就是你生日了,等我完成任务回来,发了奖金就给你买一条铂金项链,钻石的买不起,呵呵。”可是打那以后,再没对自己说过任何一句话。丈夫对她的笑也永远停留在那温馨的一刻,每次想到这里,眼睛就会不自觉地变得红润。  可能是因为咖啡的作用,刘岚的胃病再次发作,她不断的喘着粗气,左手放在电脑桌上,轻轻的扶着脑门,右手强压在肚子上,阵阵的剧痛使得她无法继续工作。就这样,大概过了五分钟,疼痛稍稍减轻了一些的时候,她打开电脑桌的抽屉,从里面拿出胃药,撑起身子,晃悠地走到客厅的白色饮水机前,倒了一杯水……。  吃过药之后,慢慢地胃不再像刚才那么疼了,刘岚坚持把《花名册》全数完成,检查准确无误之后,将数据拷贝到移动U盘里,会心地笑了。  刘岚悄悄地打开女儿卧室的房门,帮女儿把踢开的被子重新盖好。关好门之后,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。临睡之前,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,这时候闹钟上的时针和分针再次粘到一起,指在了两点过七分的位置上……。    03    “叮当……、叮当……”六点的闹钟无情地响起,刘岚起身下床,打开电磁炉烧了一锅水,梳洗完毕之后煮了一碗面条。吃罢早餐,轻轻走到在女儿的床边留下一张小纸条:“小娅,妈妈今天要加班,你起来之后自己煮面吃,冰箱里有肉沫,晚上我回来陪你过生日,爱你的妈妈。”  虽然这些字,上小学三年级的小娅并不是全部都认识,但她知道是什么意思,毕竟这些年都是这么过来的。  早上八点十五分,刘岚步行赶到了两公里以外的单位。因为八点半才上班,加上今天是国庆节,同事们可能会来得稍晚一些,所以她是早一个到办公室的。  八点四十分,同事们都到齐了,这间办公室除了刘岚以外,还有三个人。一个是计生主任王刚,八点二十五分到办公室。王刚四十多岁,体型微胖,鼻子上架着厚重的眼镜,看起来斯斯文文的样子。他的妻子是办事处的会计,据说两人感情挺好的,他们的儿子就在A城市念重点高中。来得晚的是办公室年轻的的两个人,他们是一起到的。两人都是二十出头,男的叫李明东,女的叫郝燕,如果刘岚没有猜错的话,他们两个应该是在谈恋爱。毕竟自己也是从这个年龄段过来的,这档子事,哪能瞒得过自己的眼睛。  人都到齐之后,王刚主持开了一个简短的小会,强调了一下迎检的工作要求,安排了一下今天的工作部署,会议不到十分钟就结束了。  王刚:“小刘,报表做完没有。”  刘岚:“做完了,我马上去交。”  王刚:“拿给我吧,早上接到电话,要去局里开一个关于迎检工作的紧急会议,我顺路。”  刘岚从办公桌上拿起报表,双手递到王刚手里。  王刚:“你是老专干了,辛苦点,别什么都指望这两个小青年,多给人家点时间。”  刘岚笑了笑,点头答应。  王刚离开不到两分钟,办公室的电话就响了。  刘岚拿起电话:“喂,您好。”  听筒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:“您好,我是计生局袁琳。”  刘岚:“呵呵,原来是袁姐啊,我是小刘,什么事?”  袁琳:“你报表交了没有?”  刘岚:“交了。”  袁琳:“市里刚打来电话,按规定你们在今天之内把C社区的独生子女户中领低保的家庭单独列出来,然后再做一份汇总名单,明天一早上报。”  刘岚:“这个麻烦了,袁姐,低保属于民政,这块工作我们没接啊。”  袁琳:“我知道,但这是市里规定的,我也没办法,你想办法协调一下嘛。”  刘岚:“可是……。”  袁琳:“不用可是,你们的难处我知道,但我也没有办法。”  刘岚:“袁姐……,袁姐……。”  听筒里传来对方电话“嘟……嘟……嘟……”的忙音,袁琳已经将电话挂断。  原来刘岚所在的城中村,地域很广,辖区内包含了一个居委会C社区,又跟另外三个居委会相邻,流动人口众多,流动性比较强。按照上级的指示和撤居并村的安排,B村范围内包含C社区的计生工作划规B村计生服务办管理。由于工作刚刚接手不到一星期,恰恰到了年终考评的时候,这也给工作带来了相当大的难度,但难度并不能成为不管理的理由,还是必须做好的。  独生子女户是由计生部门管理的,低保户的名单却是由民政部门管理的,B村计生服务办在接手C社区工作的时候,无权将这块工作接过来,现在的事的确有点让人头痛。    04    刘岚立刻拿起电话打给C社区的居委会主任,和她联系关于C社区独生子女低保户的事情。结果该主任答应提供名单,不过要自己去居委会拿。  刚挂断电话,铃声又再次响起。从来电显示上看,她知道是王刚打来的。  刘岚:“喂,领导,什么事?”  王刚:“刚接到通知,市卫生局的马副局长要过来,就是前天那个X小区产妇死亡的问题,你安排接待一下。”  刘岚:“好的。”  挂断电话,刘岚对李明东说:“小李,你去一趟C社区居委会,拿独子户低保家庭名单,我已经和她们联系好了。”  李明东:“好的。”  刘岚:“小郝,一会儿卫生局的马副局长要来,你和我一起接待一下。”  郝燕:“卫生局的来做什么?”  刘岚:“还不是前天X小区那个产妇死亡的事。”  郝燕:“那关我们什么事?又不是住我们辖区的。”  刘岚:“没办法啊,谁叫她临死前说住我们这了。而且那里是几个社区的交接处,医院也说是我们的。”  郝燕:“卫生局凭什么管我们啊,又不是计生局?”  刘岚:“呵呵,你来的时间太短,等以后你就明白了。”  大概过了半小时,来了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,后面跟着一个和刘岚差不多年纪的女人。  经介绍,这个中年妇女就是卫生局的马副局长。郝燕在刘岚的安排下,极不情愿的给两这两个女人端茶递水。  马副局长:“那天那个产妇是怎么回事?”  刘岚:“我不是很清楚。”  马副局长旁边那个女人说话了:“你不清楚,你干的什么工作?”  刘岚:“那里不属于我们辖区,所以我不清楚,只听说有这么件事。”  马副局长:“问题那个产妇到医院后报的地址是说住你们B村。”  刘岚:“那里是几个社区的交接处,具体属于哪里,我也不清楚,只知道不属于我们。”  马副局长:“你去调查一下,写个报告给我。”  刘岚:“不是我们辖区,我没有调查的权利。”  马副局长:“难度我知道,但报告是不可能不写的。”  刘岚:“领导,这个报告我真写不了。”  马副局长:“你不写也可以,那我只好如实上报了,按医院的入院记录,她就住你们辖区,这样对你们年终考评没有好处吧”  郝燕听不下去了:“领导,你这样做太过分了吧。”  刘岚:“小郝……。”  郝燕看了一眼刘岚,没再说话。  刘岚:“这样吧,我马上打电话给各处的育龄组长,看她们知不知道情况。”  跟马副局长一起来的那个女人,到了办公室外,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卫生局赵局长:“喂,赵局长,这里计生办的人,态度极度恶劣,她们说不管。”  碰巧这话让郝燕给听到了,她想:“这是什么人啊?明明看到刘姐在联系了,还这么说,而且我们态度够好了,若是态度不好,早动手打你了,臭婆娘。”  郝燕想到这里,气就不打一处来。立马将此事告诉了刘岚。刘岚听了也很生气,强压住心中的怒火,继续联系育龄组长。  终于打听到了,正好有一个育龄组长就住X小区附近,听说过这件事。但也只知道是哪一幢楼房而已。马副局长决定,她们几个人去这幢楼看看。    05    到了X小区的这幢楼房,打听了几家人也没有一个人知道,还是没能找到这个死亡产妇的住所。马副局长说:“你们到楼上挨家挨户的问一下,查到叫我。”  刘岚:“好的。”  刘岚和郝燕到了二楼的一家,轻轻地按响了门铃,里面出来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,看到刘岚她们就粗声粗气地说:“有事吗?”  刘岚:“您好,我是B村计生办的,想找您打听个事?”  中年男子:“啥时候轮到农民来管我们了,真是反了。”话刚说完,“砰”的一声将房门关掉,送给刘岚和郝燕一个闭门羹。  二人又到了三楼,敲开了一户人家的房门,里面出来一个样子看起来很和善的妇人,打扮极其的时髦。刘岚:“您好,能跟您打听件事吗?”  妇人不冷不热地说:“什么事?”  刘岚:“近你们这小区,有一个产妇在送往医院的途中死亡了,您知不知道这事?”  妇人:“你们是做什么的,打听这个?”  刘岚:“我们是计生办的。”  妇人:“你说是就是啊?”  刘岚双手递上自己的工作证。证件上除了贴有刘岚的照片以外,还清楚地写着:B村计生服务办计生指导员刘岚。并加盖了B村村委会的公章。  妇人接过工作证看了一下,交还给刘岚:“不知道,你们管得可够宽的。”  “砰……”门关上了。  郝燕的电话响了,是李明东打来的,他说资料已经拿到,问她们在哪里,郝燕告诉他,自己和刘姐在X小区。  又跑了好几家,结果什么也没打听到,闭门羹倒是吃了不少。  马副局长看到没什么进展就说:“这样吧,我先回去了,你们继续查,查清楚后写个报告交给我?”  刘岚:“领导,报告交到哪个部门?”  马副局长想了想:“交到计生局吧,我找他们要。”  马副局长和她的同伴刚走,李明东就赶到了,刘岚看到他和郝燕亲密的样子,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董强。她知道无法静下心来断续工作。就说:“你们两个回去吧,今天是国庆呢。”  郝燕:“刘姐,还没查到呢,这报告怎么写?”  刘岚笑了笑说:“管她的,又不是计生局要,而且这地方我们也管不着。”  李明东和郝燕同时说:“谢谢刘姐,我们先回去了。”说完二人拉着手跑开了。  刘岚又开始挨家挨户的打听,终于从小区旁边一个小摊贩的口中,了解到该名产妇的情况。  小摊贩告诉刘岚:“这个女的是我老乡,叫王二丫,刚从乡下来没几天,躲生孩子,在老家就已经有三个闺女,就想要个儿子,因为没办计生手续,不敢进医院,只好在家生了,结果造成大流血,当时还是我打电话叫来的急救车。”  刘岚:“谢谢了。”  小摊贩:“不用客气。”    06    刘岚如释重负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感觉肚子一阵阵疼痛,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:下午,两点十二分。原来是饿了,怪不得又开始胃疼。  刘岚买了一包方便面,回到办公室。吃完东西之后,制作好表格,把C社区独生子女低保户名单填写完成,接着写关于死亡产妇的调查报告。报告还没写完,就听到有人敲门。原来是B村的个体商户陈老四的老婆,说她老公近赚到钱就不要她了,要跟她离婚,非要刘岚去教训他一顿不可。  刘岚看了看办公室电话上的时间:下午六点三十八分。  刘岚:“呵呵,教训谈不上,不如这样吧,我和你去看看,听听你们是为什么吵架。”  清官难断家务事,刘岚这一去就是好几个小时,在刘岚苦口婆心的劝说下,陈老四夫妇终于讲和了。  刘岚独自来到街上,无奈的摇了摇头,自言自语地说:“其实两口子吵架是很正常的,没有什么大不了,干嘛动不动就拿离婚来说事,我还找不到人吵呢。”她再次想起了死去的丈夫董强……。    07    刘岚回到家里的时候,正好是晚上十点四十八分,不知道为什么,刘岚感觉几乎她每次看时间,时针和分针好像都粘在一起。女儿已经睡了,刘岚拖着疲惫的身子,冲了一杯咖啡,坐到电脑桌前,看到键盘的下面压着一张小纸条,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:妈妈,我睡了,祝我生日快乐,您味不好,不要喝卡飞,节日快乐,您的宝贝,娅。  虽然纸条上有几个错别字,但刘岚明白女儿的心,她是乖的,很听话,也很聪明,这一点,像她的爸爸董强……。  一阵酸楚的感觉像火山爆发一般从心底喷了出来,刘岚再也不法阻止眼中的泪水如泉的涌出……。    (完) 共 578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

青少年手淫造成原发性早泄怎么治疗好
黑龙江男科的专科医院
云南治疗癫痫病研究院哪好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