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晋城信息港 > 故事

李国庆俞渝宫斗当当或成唯一输家

发布时间:2020-11-20 18:50:01
李国庆俞渝“宫斗” 当当或成唯一输家 原创 Tech星球 Tech星球21岁当当,早已“经不起折腾”。Tech星球(微信ID:tech618) 文 | 李晓蕾、周晓奇、王琳编辑 | 张宇婷 头图 | IC Photo2020年4月26日,将成为载入当当网这家企业史册的一天。“李国庆回应抢当当公章”、“当当网报警”等词条冲进热搜话题榜,瞬间在互联网圈刷屏。当日早晨,李国庆带着随从人员,以股东的名义把当当公章全部带走,同时还在当当网公司内张贴的《告全体员工书》上,细数了妻子俞渝的七大罪状。丈夫似乎没有给妻子留一丝面子。当晚18时,当当公司举行线上电话会议,当当网副总裁阚敏表示,李国庆的行为是私自越权,并再次正式声明,李国庆在公司没有任何职务,公司目前掌握在俞渝手中。妻子亦没有给丈夫留出一丝空间。李国庆和俞渝23年的夫妻生活经历过相爱、结婚、创业;有过摩擦、争执;经历了公司私有化退市;股权争夺;互相指责彼此生活不检。去年11月,李国庆曾到北京东城区法院上诉离婚。也许,李国庆和俞渝的婚姻可以有一个了结,但他们共同创立的当当网的命运更加扑朔迷离。从被抢走的47枚公章说起26日上午,一张时间显示为10点50分的聊天截图最先流出,里面提到,李国庆带着4个大汉,直接奔保存公章的员工而去,以股东的名义拿走了全部公章、财务章,“也许马上就要上演老板重夺股权,老板娘被扫地出门(的情节)。”此时距离2018年1月15日,“李国庆被赶出当当”事件已逾两年之久。这期间,李国庆创立有声阅读平台“早晚读书”,俞渝继续掌权当当,双方23年的婚姻以对簿公堂,提起离婚诉讼的形式暂时告一段落,但法院仍未最终宣判此案。直至26日,李国庆重回当当网,“抢走”共计47枚公章、财务章,当当网老板、老板娘的争权事件再一次爆发。根据当当网副总裁阚敏的描述,除李国庆外,实际共有7个人突然闯入当当办公区。包括李国庆的前秘书在内,有两位当当离职员工,其余4个保安都是穿着黑衣服的彪形大汉。一行人前后仅待了十几分钟,“抢了东西就走了”。“李国庆的秘书过去经常盖章,他非常清楚公章在谁那里,什么时间段会使用公章。没有任何说辞,毕竟李国庆过去是公司的老板,员工对他会有一些顾虑”,阚敏还表示,在拿走公章过程中,李国庆方曾有肢体推搡的行为。 夺走当当网公章后,李国庆还在公司内张贴的《告当当网全体员工书》中宣布,已成立公司董事会,全面掌管当当,罢免俞渝执行董事职位,并为俞渝冠以“七大罪状”,其中包括“逼迫(李国庆)完全退出公司”、“当当公司盈利五年不分红”、裁员等。 目前,当当方面已报警,并已做完笔录,并对遗失公章进行工商挂失、补办;也正在与律师沟通,询问李国庆的行为是否涉嫌违法。“李国庆2015年开始就不再负责公司事务。现在没有经营权,也没有管理权”,在当天下午的媒体沟通会中,阚敏放话,希望李国庆“离当当越远越好”。阚敏进一步表示称,24日,李国庆召开的临时股东会议是无效的,通过新公司章程时,需要有三分之二以上股东同意才可生效。但没有同志俞渝,所有的股东都没有得到通知。就是否获得三分之二以上股东同意的问题,李国庆尚未回应。但李国庆则在微信媒体群内强调,自己已得到小股东支持,所获投票权“任何意义上都已经超过51%,过半数”。同时,李国庆还表示,他接管当当网将分为三步,拿走公章公章、财务章只是第一步。接下来将组班子、进驻当当开展办公、贴封条。 实际上,在李国庆与俞渝两人股权分配及阵营股权占比上,双方亦各有说辞。阚敏表示,从美国退市完成私有化后,当当网股权分配为,俞渝持有52.23%;李国庆占22.38%;二人的孩子股权暂时在父母名下,为18.65%,父母双方各占一半;管理层两人分别持股3.58%和2.93%。“现在公司管理层都支持俞渝,百分之百确定”,阚敏回答称。对于儿子所占股份,李国庆回复称,“境内当当已经收购了境外当当,没有儿子股份一说。”而据李国庆透露,目前其实际持股 45.855%,并已获得管理层合伙企业的支持,总计获得 53.87%的支持。“在8%小股东中,获得6.5%以上支持。有股东,董事会纪要,签字盖章”,李国庆在26日晚上回复媒体称。而截至目前,俞渝本人并未发声。阚敏在下午的采访中说道,俞渝跟往常一样,在讨论当当刚刚过去的书香节促销推广,没有什么特殊处理,是一个很平静的状态。但在波澜之下,当当网这家公司再一次因夫妻档创始人的权利斗争被推上风口浪尖,这家老牌电商公司已然脱离电商平台主干道,如今,还经得起这样的折腾吗?成立21年,当当仍只卖书上个世纪90年代,中国互联网开始萌芽,如今中国知名的互联网公司阿里巴巴、腾讯均在当时成立,其中也包括当当。1996年,李国庆和俞渝在美国相遇,因为情投意合,认识3个月的两人闪婚了。婚后,他们决定回国干一番事业,做一个中国的亚马逊。1999年,当当网开始运营。后来吃掉当当大部分份额的京东CEO刘强东,当时还在中关村的档口卖光磁产品,当当网和卓越网几乎是代表中国最早的网购B2C平台。此后的几年里,当当网的日子顺风顺水,一度成为网上第一大书店。2010年12月8日,当当网登陆纽交所,上市当天股价较发行价大涨86.94%,收报29.91美元,市值达23.3亿美元。彼时的当当,占据中国网购市场40%的份额,但当当并没有一直“响当当”,在2016年退市时,当当网的市场份额仅有1.3%,可谓惨淡。当当市场份额的急剧下滑,既有外部竞争对手的狙击,也有内部李国庆与俞渝商业理念的不合。2010年,当当上市两天后,刘强东发起了针对当当的狙击,靠3C起家的京东,不仅火速上线图书项目,并且以“每本书比竞争对手便宜20%”、“京东图书5年不盈利”的战略突袭当当大本营。当当自然不甘示弱,发力3C、精品百货、图书等业务。但在京东的精准狙击下,当当只能疲于应对,俞渝表示当时“被打得满地找牙”。同时,上市后的俞渝和李国庆,对商业竞争也达不成共识。2014年,母婴和生鲜成为电商领域争夺的重点品类,李国庆和俞渝开始对当当进行分管,俞渝管理当当原有业务,李国庆则开拓电子书、实体书店、文创等新业务。从2015年到2017年,李国庆分管的新业务为当当带来6000万元利润,但内部各自为政的模式,也在消耗当当的发展。此后,极为看重利润的俞渝,经营重点也全部放在了图书品类上。据俞渝表示,一些出版社不仅在当当网上销售图书,同样也把全国配书的业务交给了当当。由此,2017年当当在前置仓的收入有1亿元以上。“过去20年,当当销售额和利润年年增长,没有过财务、经营危机”,2019年2月,俞渝在接受《财新》的采访中说道。俞渝公开了当当的经营数据,“2015年,当当净利润是9200万元;2016年是8600万元;2017年净利润是3亿元,这一年净利润增长260%。2018年,销售额118亿元,同比增加14.4%,净利润4.25亿元,增长34.9%”。俞渝接管当当后,仍然将经营重点放在了图书上,收入七成仍在图书业务上,在图书品类上,当当仍占据中国市场40%。当当100亿元出头的营收、4亿到5亿元的净利润、七成收入仍专注于图书业务。俞渝对“小而美”状态的满意,也许就是当当停滞不前的原因。如今,成立已经12年的当当,仍旧是只卖图书。当当老矣,急需大手术李国庆与俞渝的夺权“宫斗”愈演愈烈,然而,于当当而言,企业声誉一落千丈。当天下午,当当甚至紧急发招聘需求,月薪5万招聘公关总监,“处理企业危机公关,将企业的形象及声誉损失降至最低”,招聘需求中写到。但是,一个公关总监是远远无法拯救当当的。当当眼下的困境,受市场竞争格局所困,受资本所困,也受夫妻式治理模式所困。经历过互联网泡沫的李国庆夫妻,对资金泡沫破灭的恐惧根深蒂固,财务背景的俞渝很会算账,她曾表示:“从成立之初我们就采取了谨慎的持平增长策略。”这样的策略明显不适合那个时代。2010年前后,互联网行业到处是热钱,腾讯曾发来合作邀请,但当当拒绝了。而京东依靠资本的力量迅速做大,它接受了资本,10年融资近30亿美元,而谨慎的当当依然注重利润。最终的结果是,价格战打了一年多,当当以失败告终,股价还跌了30%。当当不是没想过改变,上市之后,李国庆也曾表示,上市以后对当当带来的最大好处就是钱,说要在低价的保证上,随时应对一切价格战。“我们对一切价格战的竞争者,都会采取报复性的还击”,他说。但当当毕竟是一家上市公司,彼时的资本市场对盈利有着严苛的要求,很难说服一个美国投资人信服以亏损换增长的故事。因为价格战,好不容易盈利的当当在2011年又开始亏损,它的股价跌破发行价,之后再也没能恢复。利润束缚了当当。2014年,当当恢复了盈利,但也放慢了增长。资本市场依旧相信亚马逊的故事,但刚刚上市的京东显然比当当更像亚马逊,这一年,京东的收入已经超过 1100 亿,当当的销售额才79.6亿元。当当试图摆脱资本的束缚。2015年,李国庆和俞渝在 2015 年发起私有化要约,让当当退市。或许是阴差阳错,当当早已错过了最佳时机,当时中国的电商领域阿里、京东平分天下,当当不再扩张品类,而是成为了一家彻彻底底的书店,唯一的区别是,它开始布局线下,要在三至五年内线下开 1000 家书店。私有化后,当当实际控制权戏剧性的发生了变化。李国庆表示,“当年在美国上市的时候,管理层的占股是32%,其中我27.5%,俞渝5%。后来,当当私有化的时候,我同意和俞渝的占股比例变成了五比五。后来俞渝建议双方各自拿一半股权给儿子,并代持了儿子手上的所有股权,最后俞渝持股64%,李国庆27.5%”。卖身海航外加逐渐淡出管理层,或许都不是李国庆希望的。后来的一年多时间,李国庆和俞渝的纠纷就开始暴露在阳光下。接受媒体采访,公开对垒,独自打车去东城区法院起诉离婚,采访摔杯子等一系列操作,让人瞠目结舌。夫妻二人似乎早就忘记了相遇时的甜蜜——初次见面,俞渝说: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想起了电影《庐山恋》里的郭凯敏,他是那种聪明、有主见的小伙子。我给他讲如何融资,他认真地用笔记下来,我一看就乐了。”那张笔记纸,李国庆保存多年:“当时俞渝谈吐中显示出的才学与见识,震撼了我,只觉得她真是一个才女。”感情不似当年,当当也早就不是一线梯队,其营收常年在百亿左右徘徊,与同年诞生的阿里巴巴早已不可同日而语。走过21年,如今的当当,犹如多年沉疴的病人,物理治疗只是隔靴搔痒,它需要的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大手术。然而,至今为止,还没有找到主刀医生。而在此之前,21岁的当当再也经不起折腾了。原标题:《李国庆俞渝「宫斗」,当当或成唯一输家》阅读原文新闻推荐武磊助西班牙人净赚2.24亿 意甲西甲5月复训疫情让欧洲职业足球俱乐部都处在水深火热中,不过来自西班牙人控股公司星辉娱乐最新的年报显示,西班牙人过去的一年在财务方...江门白斑医院
江门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
江门哪里有专业的白癜风医院
江门白癜风治疗较好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