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晋城信息港 > 金融

职业医闹医院患者互不信任给了我们机会

发布时间:2019-07-23 07:37:35

职业医闹:医院患者互不信任给了我们机会

现年42岁的肖明家住南昌市西郊,以前经营过一家杂货店,一次偶然经历让他成为医闹,这一“闹”就是三年。近,他看了本报关于医患纠纷调处的报道,找到谈他的想法,他说“医院和患者的互不信任给了像我这样的人机会”。肖明远离医闹半年多了,他说希望以他的经历,让更多的人认识这个群体,让医疗纠纷发生时,患者家属和医院都能多一些理智,让社会多一份和谐。   “医院都怕把事情闹大”   2007年11月之前,我在镇上经营一家杂货铺,偶尔做点其他的小买卖,日子也算过得去。那个月,表妹因反复皮肤粘膜出血,被送入南昌市区八一大道的一家医院治疗。当时,表妹双下肢及腹部皮肤可见散在出血点,双侧扁桃体肿大。医生说,这是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并缺铁性贫血。   入住医院后,主管大夫发出病危通知,并做了几项检查。家里人以为问题没有医生说的那么可怕,加上想省钱,就没有同意医生血小板悬液输注、心电图、胸片、骨髓穿刺等项检查。三天保守治疗后,表妹病情突然加重,出现血压不稳现象,经抢救无效,在抢救室停止了呼吸。   表妹是上午走的,我下午被家人叫到医院帮忙缴纳医药费等后事。排队交钱的时候,旁边一名病友说句“人都死了,怎么还要交钱”。我一下子仿佛被点醒,立即找到主管医生和医院财务室,随口大声说:是你们抢救不及时,让我表妹没抢救过来,医院要负!   听到我这么咆哮起来,其他三名亲戚见状也过来帮腔,并威胁要把医院大门堵住,佯装还要殴打主管医生。10分钟后,医院来了几名很像领导的人,在一起嘀咕了几句,向我们表态:医院需要调查此事,叫我们先回去。   第二天,医院就打来通知我,说“考虑到患者家庭困难,抢救治疗费用可缓交”。我这下明白了,医院怕把事情闹大,这一“缓交”一下子替姑姑家省下两万多元,大家都夸我本事大。   “有众多道具为搞钱服务”   说实话,表妹的事情给了我很大启发:现在医院商业味很浓,服务难免有疏漏的地方,帮人“处理”这方面的纠纷应该是一条发财的门路。经过三四次到南昌大医院“考察”,加上上说外省出现类似职业,我暗暗为自己的发现窃喜,把家里的杂货铺交给妻子打理,每天早上到省儿童医院、一附院、二附院和省人民医院“上班”。   这个班也没有很多人想的那么轻松,要找到“客户”也不容易。一旦发生医疗纠纷,特别是有病人在医院死亡后,他们通常会找到医院医患调解部门闹,我就偷偷跟在后面打听一些情况。   一旦医患双方都说自己有道理谈不拢,我就会主动凑到患者家属跟前套近乎,说一些安慰的话。等他们放松警惕了,我就借机说某某人像你这样的情况医院赔了多少万元,你这样斯文医院是不会“放血”的,接下来就说一些让他们怒火中烧的话。通常情况下,他们会问我怎么办,我就会把自己设计好的一套娓娓道来……   我当然不是“义务劳动”,根据雇主的家庭情况和他们胜算的程度,一般提出赔偿金额的三四成左右。   我经常告诉患者家属:大闹大得,小闹小得,不闹不得。我常用的办法无非是家属哭闹、放鞭炮、摆花圈、点香烛、拉横幅、堵大门和拦公路,在阳明路、南京西路和八一大道拦公路影响很大,但这可能会引警察介入,把事情闹岔,我一般不主张这一招。   南昌几家大医院附近的花圈店我都蛮熟的,我能在10分钟内,叫他们准备好所有闹事的道具。而闹事需要的人手,一般是家属自己去请来的,如果雇主是农村的,他们会发动村里人来,一般是管吃管住50元一天。   “有些乡村干部也不光彩”   其实,我也知道医生不是神仙,不能包治百病,很多病人从乡镇卫生院、县医院和设区市医院一路治到南昌的大医院,都已经病入膏肓了。但我管不了那么多,三年算下来,我搞这个(医闹)比开杂货铺收入要高。但也会由于“操作”不慎,遇到危险的事情。   去年3月,我在省人民医院帮一名心脏病死亡患者“维权”时,患者家属非要我从幕后走到“前台”,在指挥他们怎么闹的时候,可能是被医院保卫科认出来了,七八名民警和保安,专门冲过来抓我,险些被抓到“里面”关了。   我混在人群中,没有人知道我是家属还是医闹,这就是为什么警察难以找我麻烦的原因。医院大多数情况下是没有的,由于警方或者信访部门出面调停,怕影响社会稳定,通常会做医院工作,给闹事方人道补偿或者丧葬费,这反而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医闹的风气。   有个情况我顺便说一下,通常情况下,出现堵门等群体性医闹,医院一般会请来当地的乡村干部或者派出所民警来做说服调解工作。但是,我不止一次看到,有些请来的村镇干部比我还“激进”,从幕后煽风点火向医院方面施压,让我自叹不如。   2009年10月,一名心脏病病人在一附院死了,他的家属就将尸体停放在病房不肯移走,还把病房堵了。当时,病房里还有一名心脏病的病人正好发病,由于病房被封堵,医生无法进入病房,那名病人就因没有得到及时抢救,也死在病房里……医闹会闹出人命,这件事让我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怕,终“金盆洗手”。   我说这些忏悔的成分更多一些,希望大家遇到医患纠纷的时候,要理性一些,不要给医闹空间。同时希望,医院和政府能真正打通医患沟通的通道,让老百姓有投诉的地方,这样社会才会和谐。(张绪鸿实习生刘昱)

惠州的治疗男科专科医院
威海好的专治癫痫医院
富阳哪家整形美容医院好
成都曙光男科医院乘车路线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